木岛

今夜
在这鸽笼里发现
有人如此的心伤
瑟瑟的风旗鞭挞
已使她看来憔悴
又恍如脚步踢踏
站定南北东西中
持宽刃的行刑官
尖锐刻薄的长锋
竟也开始了颤抖
除了那狂风龙卷
有谁敢拥你入怀
你已有如此威严
你便为今夜领唱

这些年,还不是如那黄粱一梦。
走走停停,来去无踪。
回忆起来不怎么讨喜,发发牢骚罢了。

去年今日此门中
人面桃花相映红
人面不知何处去
桃花依旧笑春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