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岛

今天上课的时候不知道发什么神经,突然感觉学校生活不浪漫。到了晚上因为下雨回不去宿舍,看着雨幕认真的想了想,意识到是自己对生活要求的太多了,其实现在已经很幸福了。可以比较自由的画画、看看自己感兴趣的书,哪怕时间不是那么多。我所说的浪漫是指我向往的一种精神状态和生活态度,可能是愉悦的,当然也可能是阴郁的,哪怕是两种极端的情绪也可能会让我刚感觉到某种意义上的轻松。最近突然特别怀念老电影《这个杀手不太冷》,那怕只看过一遍,每次想起都很迷醉,以至于买了两幅小画挂在了墙上。今晚话有点多,有点碎,本来是不想发的,但是又觉得一些想法哪怕没有整理过也应该用任意的方式记录下来,所以就在这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怪话。表达的东西可能有些幼稚,其实我觉得像幼稚、单纯、坦率、憨傻,这些性格,在某些情况下在一个人身上表现出来,其实未必是坏事。我从不觉得每个人只有变的奸诈狡猾才算是真正的成熟。曾经读过某位导演的一段话,具体名字和原文现在没有办法复述了,大意是说:“做电影的人入世是不可回避的,但是真的能够坚持本心,不会为功名利禄去改变,才是最难能可贵的。”其实我是怪人阿,怪人说怪话好像没有什么不对。

评论